您的位置: 首页 > 史料选登 :
武冈繁华地段的变迁
来源:武冈史志 更新时间:2014/7/2 11:52:04 浏览人数:[6356]

 

 
武冈地处湘西南丘陵地带,夹在雪峰山和南岭山脉中间,就好像在一个手臂弯里一样,如果要去贵州就要过雪峰山的枳木界,去广西则要过南岭的打鸟界,去广东要过鸡公界(都是海拨很高的大山)。武冈城坐落在资江上游的北面。资水发源于城步威溪冲内。武冈城里人都习惯把城南的资水叫南门河,因为武冈城的南门就在它的旁边。南门是武冈城最大的一条门,武冈过去最繁华的地方就是南门口,这和它的地理位置和武冈的地形有关。
武冈的地势基本和湖南和全国是一样的,西南高而东北低,武冈人到绥宁、城步去是喊上绥宁、上城步。而到邵阳、长沙则喊下邵阳、下长沙。当然到广西,贵州也是喊上。武冈城的南面有资水从西向东流,地势比较平坦,灌溉条件较好,有较好的水稻田,成片的稻田我们把它叫做田垅,武冈的田垅主要在这些地方,田垅都不大,一片田垅最大的也不过几百亩,这是武冈的主要产粮区。武冈的林区是在西南边,佛教的六十九福地“云山”就在武冈西南,离城只有十多里,武冈的木材主要出自这一带。武冈南向煤炭资源丰富。木材和煤炭都出在西南边,所以武冈人进城绝大多数是进南门,南门外有武冈最长的街,从西往东依次有定市街,放生街,尤斯街,半边街和日新街,一直通到三里亭,差不多有三里路长。有趣的是其中的半边街并非只有半边有铺子,因为它已离开河沿,而尤斯街只有一边有铺子,原因是靠河那边的水太深了,不便修建吊脚楼,那里名叫柳树脚,是南门河城边最深的地方,常在那里淹死人呢。过去武冈的官道也是在南边,三里亭,五里牌都在南门外。武冈只有少部分人是进西门,进西门到三牌路有条西直街,街比较长,却不怎么热闹,因为进西门的人少。南门是最热闹的,进了南门便是城里最大的一条街,叫南正街,从南门口到骧龙桥,街不长,也就几百米,但所有生意做得好的商家都在这条街上。
武冈是先有内城(即皇城)后有外城,最早的南门是在内城的攀龙桥那里正对衙门的地方,后来因为南正街热闹,便把南门改到正对南正街,叫广济门,上面修了城楼叫宣风楼,成了武冈的标志性建筑。再后来城镇扩大了,到明朝时又在内城南边加修了大半圈城墙组成外城,外城长七里半,南边靠河的门是武冈城最大的门,叫勳和门,但大家都习惯叫它南门,而原来的南门(广济门)则只好叫它为老南门了。
南门口的热闹,是因为它是靠着大河,过去没有公路和汽车,大量物资都是靠水运,南门这条河的作用可大了,城步绥宁的木材楠竹,要编成竹排或木排随流水放下来,南门的河水下游有好几个码头,由于选购和存放竹子方便,靠城墙边就形成了一条篾匠街,其本名叫紫气街,武冈过去没有任何动力,水力的利用也就在水南桥上游这带,这里不用提水灌溉,没有竹筒水车,但有水碾房,其水轮倒和水车差不多,不过上面没有竹筒装水,只靠它带动一对互相垂直的大木齿轮,把水轮的立面旋转改变成水平面的旋转,带动石碾轮在石碾槽里转动来加工米和面。不过这种水碾子带有很大临时性,因为它孤零零立在河边,一涨大水很可能会被水打烂或推走,小时候一涨大水我就会去河边看有没有水碾子被大水打烂呢。过去的南门河水比较大,装载量上吨的木船能直达南门口的码头。武冈产的粮食也是从这些码头下河通过木船运出去的。武冈买卖粮食一般都不用秤而是用量,却没有斗,量谷用斛,两斗为一斛,五斛为一担。量米是用升,这种运出去的米武冈叫做下河米,量下河米有专用的升子,它比市面流通的市升要小一些,每升大概要少二三两。另外武冈又还有老升,它比市面的升又要多一二两,武冈买米要先说清用什么升子量才论价的,也是够麻烦的了,现在仔细想来像粮食这种粒状物用量而不称还是比较方便呢。灾荒年间也常有阻米下河(即不许对外卖米,)的事发生,48年好像还打死了人,一个叫“好脑壳”的剃头匠。因为进南门的人多,南门口热闹,武冈最大的石桥就建在这里,一座五拱的大石桥叫梯云桥,大家都叫它水南桥。要上二十来个台阶才到桥上,桥有十多米宽,两边有长方形的青石墩作栏杆,栏杆又被充分利用,装上骑马式的木架子盖上顶棚用来摆摊子做小生意,各种小吃都有。桥中间的上首,又还用“猴子手”的形式搭建了一座观音殿,那是城里妇女常去的地方,一到黄昏傍晚,上香添油的妇女绎不绝,势闹非常。在桥靠城门一端的两边是姓刘和姓钟两家米粉店,那是百年老店。武冈压榨米粉由于工艺特别,榨出的米粉又细又软又鲜,加上是炒码不是盖码,而是三五碗一炒的小码,自然特别好吃,武冈南门中的炒粉可是出了名的。外地人到武冈,这南门口的炒粉是一定要吃的,城里也有些人拿米粉当早餐,粉店也送外卖,只要你打声招呼,他就会用一个方形木盆把一碗一碗的炒粉送到家里来,开店子的商家还不用当场付现款,只到月底结帐就是了。不说城里人,就是乡里人进城,也条件的也会吃上一碗,生意一向都是蛮好的。水南桥一带是最热闹的地方,沿河两岸,像定市街、放生街和篾匠街,为了充分利用来做生意,都在河沿上搭建了吊脚楼(即立柱支撑在水里面),这样一来,这一带不仅白天热闹,就是晚上,吊脚楼里的灯光和停泊在河里木船上的灯光上下交相辉映,也是蛮好看和显得很热闹的。
武冈城的东北边,出门就是连片小山岗,出了东门就没什么大路可走了,北门更是连开都开不得,说是开了北门就会有老虎到城里来,我虽没看见开过北门,也未见过老虎进城。但南门外日新街口的易家坪抓到了豹子崽崽,那我是亲眼得见的。53年冬我在洞庭读高中,是走读(即跑通学),就每天都要从易家坪那里路过,而且要去得早,一天早上,我从那里路过时,见有很多人围在一家人门口看什么,我也挤了进去看热闹,看见一只比猫要大得多的一只小豹子被关在木鸡笼里了。原来是这家人头天娶媳妇,晚上宴席散了以后,夜深人静了,楼上却久久不得安静,还以为是“吵房”的人太过份了,结果跑楼上去看,竟是一只小豹子,看热闹迷了路跑到楼上去了,因为还小,当然也就被抓住了,没地方放,就只好把它关到鸡笼里了。第二天我从那里过时又去看,豹子还在那里,但主人说:昨晚母豹绕着这地方叫了一晚上,吓死人了。第三天,我又去看,豹子没有了,主人说:母豹叫起来吓人得很,只好把豹崽放掉了,不然不得安宁。
过去终究是地广人稀,像南门这边还是人比较多的地方尚且如此,那东北边就更不消说了。武冈的东北边再远就石山比较多了,杨柳邓家铺那些地方的土地就比较贫脊了,一直不大开发。
武冈的对外联系则主要还是走水西门(西边靠北的一个门,穿城河从它旁边入城,正西的门被叫做旱西门),过高沙后就基本上是沿资江河走了,到竹市桃花坪,到邵阳永丰湘乡,到湘中湘东湘北都走这条路。而且往西过洞口到怀化到湘西,上贵州上广西也是出的这个门。加上过去的衙门离它近,所以这个门是仅次于南门而比较热闹的地方。旱西门则仅有上城步绥宁的人进出那条门。
     抗战时,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来武冈法相岩,省第六师范迁到东塔旁边,而省资浜农校则迁到花塔旁边,于是东门一带开始热闹起来了。二分校实际是在武冈东南面的黄木冲,而县政府在武冈城西北,从南门进城远了,从东门进城也不方便,为进城和联系方便,于是便在太平门和东门之间的河道坪城墙那里,简单拆出一个豁口,也没有另外发拱砌门了,因为是抗战期间,那里就把它叫做复兴门了。他们又还从南门外的肖家坝搭了座浮桥过河,经河滩坪进复兴门,从二分校到县政府就几乎成直线了。随着军校师范农校迁来武冈,武冈的对外联系增加了,来武冈的外地人也多了,甚至还有不少外国人来,所谓盟军的军官,外国的传教士等,还在四牌路和皇城坪建起来教堂,老百姓都叫它福音堂呢。这样一来,南正街的四牌路一带就开始热闹起来了,水西门一带也跟着热闹起来了,因为县政府在那边,甚至有了正式的妓院,就设在县政府下面,武陵井,鳌山街一带。抗战期间又还修通了竹市到新宁的公路,因为从湘西南去广西是要走这条路的,不过当时还只是条战略公路,虽能通车却不营运,东门外的玉带桥也就改成公路桥了。
抗战当中有了上面这些作基础,抗战胜利后,武冈有了新的发展,有人搞了船用发动机办起大明电灯公司,只发电没有输变电,110伏的电只能送在附近,电厂在箭道坪,离南正街西直街都不远,离辕门口很近。于是那一带便有了电灯,也就热闹起来了,尤其是傍晚,城内的交易都在那时进行,卖棉纱的,卖白布的卖织花布的,卖印花布的和染坊里卖色布的都有。武冈一直有走卖的习惯,即用一块木板垫着把布放在肩上扛着走来走去地卖,看中成交后,也不用当面交现金,到时或月底再来铺里结账就是了,信誉都是相当好的,不过临近解放的时候,那里还是发生了抢洋纱的事件,后来那个抢劫犯还是给抓住枪毙了。白天呢,箭道坪也跟着热闹起来了,成了武冈的农贸市场,摆摊卖小吃的都集中到了那里,那里成了武冈最热闹的地方。解放后由于信誉和治安方面的原因,傍晚那种市场就消失了,后来箭道坪修了电影院,农贸市场还便就近移到了辕门中,武冈人喜欢吃新鲜菜,都是近郊挑到街上来卖,也是走来走去地卖,随时随地都可以买,因为武冈城里的人主要集中在城西南一带,卖菜买菜十分热闹,特别是早市更突出,它一直保持到现在也还是这样的。
解放后,武冈考虑新的发展,想搞水力发电,在水南桥上游的镇南阁那里,用园木和卵石筑了个拦河坝,可还没等到建电厂,发大水就把坝冲垮了,满河都是浮木,划船的放排的家里都有棘钩(一根长竹杆上装有很尖的铁钩),在河沿上用棘钩追着打捞,更有水性好胆大的,干脆就下河去捞,桥上河岸上站满了看的人,这才是百年难遇的热闹呢。拦河坝冲垮后,还留下了后遗症,原来水很深的镇南阁出现了沙滩,而且越来越大,城步绥宁的木材楠竹就再也不能编成排随水放下来了。
武冈南门外一带地势比较平坦,水系也发达,仅南门外就有五条小溪汇入南门河,一般年景是不怕旱的,但如果连续晴得个把月,就需要提水灌溉了。武冈没有竹筒水车,办法就是在水南桥下游的河滩坪与肖家坝之间,筑一道拦河坝把水位提高就可以了,因为近边小溪的落差很小。据我所知,一般一是天旱就喊要筑肖家坝,总是拖得不拖了才动手,往往是坝一筑成就下雨涨大水了,大水一来,这种用篾娄子填卵石的临时坝,照例就被冲垮了。问题是每次打肖家坝都会有没冲完的坝基,渐渐那里也出现了沙滩,木船也就上不到水南桥边来了,这样一来武冈的水运没有了,南门口也就开始衰落了。解放后成立的运输公司本来是有个船队的,没了水运也就只好改挑脚担了,五十年代初,还没有公路运输,武冈挑脚担是很盛行的。后来说是为了灌溉,在资水源头威溪修了个水库,并修了左右两条干渠,说是要把水往西放到湾头,往放到荆竹,荆竹离城里有60里路,干渠从水库沿着山边走,那就至少有八九十里了,渠道又是大跃进工程,莫说是把水放到荆竹,只放到二十多里,水就沿途漏掉了,虽然年年维修渠道,都是小打小闹,一直没解决问题,就这样田没灌到,河里的水又没有了,南门河成了一条干河,卷起裤腿就可以过河。加上在南门外不远太祖观那里修了个造纸厂,污水直接就往南门河里排,以至南门河里连鱼虾都没有了。一个城市没有条像样的河,不仅是个很大的遗憾,也会对今后的发展带来很大的阻碍。
没有了水运,就只有靠公路了,幸好抗战中修了竹市到新宁的战略公路,而竹市到邵阳的公路是早就有了的,经整修后很快就开始了营运。不过那时的汽车都是靠烧煤木炭的煤气机,一天只跑得百多公里,途中还要停下来加木炭,从武冈到邵阳要从天光跑到天黑,因为没有桥,要过两次轮渡。一辆客车只能坐33个人,想坐车得提前两天还没天亮就去排队购票,有时甚至还会放空。而且票价也贵得很,一张车票的钱差不多就够一个月的伙食费,一般人很难坐得起。56年我考大学,武冈没考点要到邵阳去考试,都是自己挑着行李走路去走路回,小的跟着大的跑(当时同学里我最小17岁),270里路三天走到。那里汽车一天只跑百多公里,只县与县之间通车,首先是到新宁可以坐车了,但很少有人坐车,因为只有90里路,还是走路的多。紧接着便是修通武冈到城步的公路,120里路也得走一天,城步一天到不了邵阳,得在武冈停一晚,还得重新在武冈买票,绥宁到邵阳也是这么个走法。于是乎东门外的汽车站一带就热闹起来。公路运输发展得很快,主要乡镇,像荆竹,杨柳,邓家铺的公路修通以后,车开始多起来,票价也相对便宜些,坐车的人多了,特别是村级公路修通以后,拖拉机多了,远处的人已很少挑担走路,都是坐车进城,东门车站附近就更热闹了。武冈原来的运输公司也开始经营公路运输,它的地盘本来就在东门外,它的车站也设在那里,因为原来就有个车站,它的车站只好叫南站,有趣的是武冈两个车站在一起,相距才百多米。武冈又还在两个车站的对面建了一个大农贸市场,这当然是必要的,四方八面的农副产品都可以在那里进行交换,很方便,就不一定要进城了,有力的减少了城里的压力。那里却显得非常拥挤,为了减轻那里的压力,在水西门外的武强路修好以后,曾有意留了块地方搞了个竹山购物城,除开张时热门了一场外,很快就冷落了,因为无论是荆竹人杨柳人或邓家铺人,甚至南乡人西乡人那里都不是顺路,自然也就利用不起来,现在已变作一个水果批发市场,这倒还差不多。后来呢又在再往北的武强路和庆丰路口建了个工业品市场,好大的,还是那么个不顺路的问题,仍然是萧条得很,甚至可以说是门可罗雀,看来哪里能不能热闹起来是地理条件决定,而非人为能够随意决定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3-7-2
关闭
史料选登
关键字: 
类型: 
   
友情链接:
主办:武冈市史志资料征集编纂办公室(中共武冈市委党史研究室) 中共武冈市委党史联络组
如您对本网站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wgszb4221681@163.com 电话:0739-4221681,4221682 传真:0739-4221681
武冈年鉴QQ交流群:102967877 版板所有:武冈史志网COPY RIGHT@2012-2020 ICP备案:湘ICP备19010521号-1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