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史料选登 :
忆湘西会战前我的大哥之死
来源:武冈史志 更新时间:2015/9/22 10:54:23 浏览人数:[4848]
 
我大哥叫周常炎,生在武冈晏田乡焦林村。1945年春,湘西会战在即,国民党到处抓壮丁补充军力。我家因拒绝甲长要我姐嫁给他的一个残腿亲戚而得罪了甲长,于是这位甲长带来国民党的“接新部队”将我的大哥抓了壮丁。
我大哥被抓的当晚,国民党士兵用枪押着他步行了80多里,饥寒交迫。第二天他被押进龚家巷子许仁章大屋时就病了,许家人得知自己的屋里驻扎了病兵,又不给治,怕死在屋里晦气,便要求部队把我大哥转走。第三天我带病的大哥被送进了武冈古城小南门街那儿的火神庙。
一九四五年农历正月十六,母亲带我去看大哥,大哥已病得骨瘦如柴,被隔离躺在庙厅东侧的潮湿的地铺上。地铺上垫的全是稻草,中间放着一床约四斤的烂棉被。大哥见到我们便从地铺上艰难地支撑起极瘦弱的身子。母亲心痛地说: “崽呀!你病得这个样子,又何得了咧!”大哥说: “妈妈,您又带起喜生(我的小名)来看我,您老这次来,我有个想法,我想要您掺着我到连长面前去求个情,哪怕就是拜十拜也行,要他批准,让细佗(我二哥)来换我一段时间,让我回到家里去治病,我病好了就马上来,再换细佗回去。”母亲连连点头答应,但站在旁边的监视我们的军官(可能是个副连长)大声说: “走了!走了!你想要你家的人来替换你是根本不可能的事,快走了!三分钟早超过了,快走了! ”就这样,母亲带着十岁的我与大哥哭着离别了。
此后不久,这支部队开赴高沙,编入湘西会战的抗日部队。我大哥是被士兵用猪笼子抬着行军。在猪笼子上我大哥一边呻吟,一边喊妈妈, “我抵不起,我何得了! ”不知是在行军的路上,还是在到达高沙后,我大哥就被国民党士兵活埋了,活埋时,120多斤的大哥瘦得只剩下70多斤,身上还长满了虱子。
就这样,我大哥被国民党抓去,还没来得及参加抗日作战,就被国民党折磨得病了,并被活活掩埋。大哥,你恨国民党反动派,更恨日本侵略者。现在日本侵略者早已投降,国民党反动派已被打倒了,愿你屈死的冤魂好好安息!
在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,我再次来到火神庙,思念之情由然而生,特赋诗一首遥寄我的大哥。
 
天地聚灵气,人心思正义。
真理闪辉灿,今朝处处亮。
忆昔怒填膺,魔官绝人伦,
狼性操野残,病兵施活埋。
如此残忍极,世怒永难止!
 
 
周常喜(现住桂林) 
 2015年9月19日
 
 
 
 

 

 
 
关闭
史料选登
关键字: 
类型: 
   
友情链接:
主办:武冈市史志资料征集编纂办公室(中共武冈市委党史研究室) 中共武冈市委党史联络组
如您对本网站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wgszb4221681@163.com 电话:0739-4221681,4221682 传真:0739-4221681
武冈年鉴QQ交流群:102967877 版板所有:武冈史志网COPY RIGHT@2012-2020 ICP备案:湘ICP备19010521号-1 网站管理